党娟博客

要么选择黄金 要么选择崩溃

民间经济学家-刘军洛

目前,导致全球物价大幅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格林斯潘和小布什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和扩张性财政政策。2003年4月,笔者在评论2003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数据时指出,美联储的再通胀政策将在2003年下半年大幅提高中国居民的生活成本、中国的CPI 消费者价格指数 将大幅上涨以及粮食等基本商品将出现高价格。2003年在格林斯潘创造美元信用货币中,亚洲地区的外汇储备增加了1/3,达1.9万亿美元。2004年第一个交易周,外国人投入亚洲地区28亿美元,创周流量纪录。亚洲地区短期内被灌入如此巨大的信用货币,所以一些劳动生产率低的地区,如中国,出现了物价上涨的局面 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是美国的17% 。同时,在全球范围内基本商品价格出现了暴涨。这正符合了今天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一条基本定律——美元的价格决定全球供给与需求的价格。2004年中国是否会出现高通货膨胀,在全球化配置中是一个胜利者还是失败者,已完全取决于2004年美元的价值。今天中国最大的风险就是把希望寄托在美元的清偿能力上。

2004年1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说,美国欠其他国家的债务将占自身经济总量的40%,这对一个主要工业化国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比例,有可能造成对美元价值的恐慌和全球汇率的混乱。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滕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正确的。如果美国的两大赤字(联邦预算赤字和贸易赤字)继续增加,世界经济面临‘最终审判日’的风险也会增加。”

目前美国人的信用债务已达6.7万亿美元,人均债务余额超过2.3万美元。2002年,美国国会将联邦政府国债限额从5.95万亿美元提高到6.4万亿美元,2003年再次提高到7.38万亿美元,创历史之最。美国白宫1月29日透露,小布什政府2004财年的联邦财政赤字将达到5210亿美元,远超过2003年的3750亿美元。美联储为什么如此希望美国民众拼命借贷,小布什为什么如此向世界大力借钱。一个美国学者指出,以李嘉图贸易理论推算,二三十年后美国将沦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今天的生活中,这就好比一个聪明的白领不断地向一个勤恳的蓝领借入巨额债务和购入大量物品。经济学家指出,这样下去蓝领会比白领富足。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个白领在借钱中没有写下借据。所以,经济学家所指出的事永远不会发生。现在美国人借入的债务都是以美元计价,而不是以人民币、日元或欧元计价。美国人借的债务越多,美元就越贬值,美国人到时偿还的就越少。上世纪80年代,日本金融机构在美元贬值最高峰时,损失高达70%,1000亿美元只剩300亿美元。今天,中国外汇储备加私人持有共计7000亿美元外国纸币资产。如果小布什政府向里根政府学习,那么中国就可能出现单在持有的美元资产上的损失就达4000亿美元的事,相当于中国GDP的40%。这就是2004年中国将面对的最大风险。

为什么新兴市场在全球化配置中都脱离不了这么一条规律——创造与毁灭。上世纪80年代是拉美,1992年是英镑,1994年是墨西哥,1997年是东盟地区。这是因为这些新兴市场在参与全球化中不是市场配置或“金本位”配置,而是美元的贸易赤字配置。所以,这些新兴市场必定出现市场配置失衡的结果。

2002年6月,笔者在一篇名为《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崩溃》的文章中讲了这么一个小故事。很久以前,一个大国的皇帝命令大臣们都必须穿丝制衣服,而自己的国家只准种粮食不准种桑树。这个国家的丝价就猛涨。于是,其他小国就纷纷种桑养蚕不种粮食,卖丝赚银子,不亦乐乎。过了几年,这位皇帝又命令大臣们只准穿布衣,并不准卖粮食给其他小国。这样这些小国的人就纷纷饿死。而这位皇帝就轻易“赚取”了这些小国。

这个小故事的寓意就是,中国在美元的贸易赤字配置的全球化中必定出现结构失衡。2002年中国减少耕地2500多万亩,2003年减少3000多万亩。这样在过去的两年,中国出现了7000万人永久性依靠进口粮。2003年中国粮食缺口5000万吨。现在中国年粮食消费总量在4.8-4.9亿吨。预计未来两年中国进口粮食将达1亿吨以上。今天的粮食价格也就是200-300美元/吨。但是,随着今后美元贬值的恶化效应以及全球只有北美地区有剩余粮食供应 欧洲与独联体国家已基本退出世界粮食供给市场 ,那么中国未来很可能在粮食问题上多支付500-600亿美元给北美地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果到时再计算上石油、铜、铁矿等等基本商品的多支付,那么,如果说1997年东盟因为美元升值而恶化了经常账户的话,今天中国就将因为美元贬值而恶化经常账户。毕竟,中国对世界资源的需求巨大。这点验证了特里芬先生在1959年指出的——美元的不稳定性将摧毁市场。所以,不论美元升值还是贬值都将造成区域性危机。

2004年中国在美元问题上还将面对另一个潜在的巨大风险。2002年5月,笔者在上述《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崩溃》一文中指出,日本人必定将大规模购入黄金。近日,日本财务大臣谷垣祯一称,财务省将仔细检查是否要提高日本外汇储备中的黄金持有比率。日本财长的这句话表明,美日的共同战略目标已不存在。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的大规模减税和军备支出造成了美元大幅贬值。这给日本带来的直接损失是3000亿美元,间接损失约5000亿美元。这8000亿美元“捐助”为里根打赢冷战起了决定性作用。日本则换取了北方地区安全。所以,当时日本央行与大藏省都极力调动本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今天,冷战已经消失,美日战略目标出现严重分歧。日本政府不愿意再为小布什政府的大规模减税、二战后“婴儿潮”退休福利的巨额支出、登月、上火星、反恐以及在伊拉克、阿富汗驻军等等的赤字再“捐助” 8000亿美元了。

毫无疑问,2月初在美国弗罗里达州召开的七国央行与财长 7G 会议中,如果不能达成美国削减赤字、欧洲与日本进一步开放市场吸纳美国贸易赤字的协议的话,日本就必然大规模进入黄金市场来保护自己的资产安全。如果日本把外汇储备的黄金比例提高到20%,那么全球金融世界将先出现近1400亿美元的美元资产抛售,然后是近1400亿美元进入黄金市场。而中国在这个过程中将先面对手中美元资产的进一步缩水,然后是美元大幅贬值与黄金价格大幅上涨造成全球基本商品大幅上涨。如,石油很可能出现40美元/桶。还有,在这个过程中,谁又能保证,阿拉伯人、欧洲人不进行一场资产组合来保护自身呢?这也是银行学中的一种说法,当银行大量借入短期融资而进行长期投资时,必定会面对一个问题——挤兑。现在,如果日本人去提现,那么美国这个世界银行的兑现问题将即刻摆到中国人面前。

今天,全球归根结底的问题是——美国人的赤字由外国人储蓄来支付。美国国会统计局预计,未来10年 2004-2015 美国财赤将达3.5万亿美元。一位英国学者曾指出,中央银行可以在一夜之间创造1倍的货币供给,但市场也会迅速出现相对应的价格。所以,在美国人创造赤字的过程中,黄金也必定出现相对应的价格。2001年,黄金260美元/盎司时,笔者向国人推销中国必须及时建立“次级金本位” 由黄金、石油、农田、铜等重要基本商品及资源组合的货币储备支付体系 对抗一场残酷的美元贬值和世界性通货膨胀。笔者艰难推销“次级金本位”的3年,美元贬了3年,黄金到了400美元/盎司,中国农田逐年消耗。

在参与全球化的配置中,中国必须去计算全球账户失衡的程度以及各国财赤所带来的问题。美国未来欠外国人的债务可能达5万亿美元。美国今天的经济政策可以在未来削减美国30%的外国债务,即达1.5万亿美元。推销黄金虽艰难,但是中国能少分摊这1.5万亿美元“财富”,那么这场黄金推销即便再难也得再坚持。

2003年全球经济在各国政府的反周期的拉动中出现了强劲增长。然而,这种增长的背后出现了一个身影——凯恩斯主义的回归。上世纪70年代的世界性大通胀让凯恩斯派走下了舞台。今天,这股潮流回归,美国财赤占GDP4%,欧洲财赤占GDP3%,日本财赤占GDP7%,这不由让人嗅到了上世纪70年代的气息。同时,这股潮流也创造了2003年全球基本商品指数 CRB 的暴涨。2003年过去了,她留给世界一个惊喜——强劲增长,一个疑问——美元膨胀的巨额债务与各国的高失业率。不错,2004年还将是凯恩斯派举行更盛大演出的时空。或者还会上演世界银行美国遭遇挤兑的一幕。

经济学中有一个定律——赤字决定价格。2004年CRB指数的走势是否会让中国经济窒息,答案在全球赤字。2004年美元的风浪是否会重创中国经济,答案也在全球赤字。小布什政府的赤字规模不会让2004年的世界经济平静。7G会议的话题是美元赤字,IMF的报告讲美元赤字,近日许多学者谈论的是美元赤字 如蒙代尔和索罗斯 。中国人不能等美元的赤字发展下去,不能等日本人先去兑现。在美元过剩的年代中,黄金是中国能安全生存的惟一保障。美元的再贬值,世界性通货膨胀、经常账户问题,这些都已层层渗入中国经济。美元的巨额经常账户赤字 2005年将达8000亿美元 加美元的庞大外债 未来几年会升至5万亿美元 恒等美元大幅贬值和世界性通货膨胀。或许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一位议员的话更能让中国人感受到美元危机的来临——“如果没有通货膨胀,华盛顿的日子将很不好过。”


发表我的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