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娟博客

莫博士:谷歌苹果手机各面临何种威胁

资深科技媒体人莫博士(Walt Mossberg)近日发表文章就如何理解谷歌与苹果的智能手机市场之争进行了详解。文章称,光从市场份额来看,你会觉得这场较量高下立判,谷歌占据80%以上份额的Android显然压过苹果iOS。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游戏尚未结束。

双方其实在玩不同的游戏,在不同的层面取得了成功。它们也都面临着重大的挑战。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想到智能手机——时下最重要的数字设备,人们普遍会将该行业仅仅看作是市场份额之争。他们通常认为,在最强势的两股力量的较量中,拥有Android平台的谷歌明显压过了拥有iOS平台的苹果,因此游戏已经结束。

不过,跟很多的传统观点一样,这个例子也被过于简单化了,忽视了诸多的细节。游戏尚未结束。事实上,两位竞争者是在玩不同的游戏,二者的成功其实并不相互排斥。它们都非常成功,但体现在不同的标准和不同的技战术上。

这两家巨头也都面临着重大的挑战,面临着截然不同的挑战。

谷歌Android市场份额优势无可撼动

首先来说下市场份额。全球来看,搭载谷歌Android系统的手机在智能手机市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份额在80%至85%之间。这些份额分散在众多的手机厂商当中。

苹果iPhone——唯一一款使用iOS移动系统的手机——全球市场份额在10%至15%之间。

Android的市占率近年呈现快速增长,而苹果的份额则出现萎缩,相比iPhone推出初期的巅峰表现有所逊色。(Android手机比iPhone晚一年问世,花了数年时间才壮大市场份额。)

这是谷歌的一项巨大成就,同时也是苹果的真正问题或者潜在问题所在。但深入来看,这背后有着更复杂的情况。

苹果依然表现出色

举例来说,上述数据或许说明iPhone销量处于下降状态。但实际上远非如此。在截至9月30日的最近一个季度,苹果iPhone销量接近4000万部,超过多数分析师的预期,创下9月季度销量新高,打破去年达成的旧记录3400万。

而且,该数字只是反映了两款新iPhone在数量有限的国家几周的销售。还不清楚新一代iPhone最近的销售表现,但早期的数据和实体店外的排队盛况说明,它们的销售相当强劲。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在10月末声称,iPhone 6和iPhone 6 Plus“成为了迄今为止卖得最快的iPhone机型”。

玩不同的游戏

另外,要指出的是,苹果和谷歌在智能手机市场并不是直接竞争关系。谷歌并不生产手机,尽管它曾短暂拥有摩托罗拉移动。它是向手机制造商免费授权其移动操作系统——Android,同时也为该系统和苹果iOS开发诸多的应用。跟在搜索引擎上一样,它在Android和应用上的收入来自收集用户数据和利用那些数据出售广告。

相比之下,苹果强劲的移动操作系统iOS则只是其硬件产品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它并没有出售或者对外授权iOS。苹果的自有应用也没有推向其它的移动平台。相反,它是通过手机本身赚钱,iPhone可以说是硬件、软件与云服务的结合体。

谷歌和苹果在商业模式上的差异,也解释了为什么谷歌在地图服务上胜过苹果。不过,苹果在移动支付市场能够从银行和商户那里得到更多的信任,因为它不收集数据,跟谷歌不一样。

苹果真正的竞争对手是Android手机厂商,主要是三星——唯一一家在全球范围持续取得成功的Android手机厂商。

很显然,没有谷歌和Android的话,三星和其它的Android手机厂商可能无法对苹果构成竞争。因此,Android统治性的市场份额不可谓不重要。只不过,它的决定性没有表面上那么大,因为众多的硬件厂商产品和形形式式的定制Android系统,使得Android严重碎片化。在苹果眼里,很多的硬件厂商都不是它的竞争对手。

再进一步说,苹果只是涉足智能手机的高端市场,因此它并没有跟诸多的低端Android厂商正面交锋。有人认为这最终会使得它走向衰落,但目前的情况是,苹果能够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赚取与份额不成比例的巨额利润。

到目前为止,似乎谷歌和苹果都能够凭借各自的模式兴旺发展。谷歌取得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包括覆盖低收入国家的廉价手机),来支持它的数据收集和广告业务。苹果则不仅能够吸引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地位意识强的高收入人群,还能够在相对贫穷的国家吸引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和上层人士。

两家公司和各自的平台均面临着隐现的威胁。

苹果的真正威胁

对于苹果来说,主要的威胁在于,如果它满足于低市场份额,那一旦它的市占率降低到很低的水平,应用开发者们会停止或者放慢为iOS开发新应用。苹果称得上科技行业中的宝马公司——市场份额低,但声望和利润都很高,不过宝马并不依靠这种第三方的支持。

这意味着iPhone可能会重蹈苹果Macintosh电脑的覆辙。在1990年代,Macintosh市占率降至微不足道的地步,应用开发者因而不再开发Mac版软件,将精力全放在Windows平台上。(Mac近年来强势复苏。)

目前还没出现这样的情况。应用开发商继续积极开发iOS应用,而且通常都是先做iOS版再做Android版。这一部分是因为苹果的平台没什么碎片化问题,开发难度比Android低很多;还因为苹果用户通常更愿意花钱买应用和应用内升级。

苹果高层在采访中坚称,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都不是他们的目标。他们甚至说大多数公开的市场份额数据都不靠谱,不过他们并没给出解释。

对于苹果来说,解决潜在威胁的方案或许是做一款中端iPhone——不是廉价的劣质机型,而是一款性能稳健、功能丰富的机型,它没有部分比较高级的特性,定价可以低些,但又无损苹果的优质品牌。人们以后或许会不再愿意花650美元去买高档手机,对此苹果还没有B计划,就只是降价出售旧款机型。

摩托罗拉凭借中端市场战略取得了一些成效,而正在崛起的小米也能够做出漂亮的手机,而且定价比苹果和三星的高端机型要低得多。

不过,iPhone产品经理格雷格·约斯怀克(Greg Joswiak)最近在Code/Mobile大会上对做中端手机的提议予以了驳斥。他说道,“我们探讨过苹果在1990年代犯下的一些错误,有些错误就是尝试做廉价产品,追逐市场份额而非更好的用户体验。犯过一次这样的错误,你就不会再犯了……也许我们的想法很天真,但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能够做出较为出色的产品,能够带来更好的体验,那它总会有稳健的市场。稳健的市场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成为市场领先者。”

谷歌的真正危险

谷歌面临的威胁体现在更多的层面。首先,Android阵营的第一大厂商三星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遭到苹果和亚洲的一众低端手机厂商的两头夹击。这关系重大,因为很多其它的Android厂商要么还未实现盈利,要么没有全球化,市场份额微乎其微。

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三星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为24.7%,较去年同期的35%大幅下降。它的利润也呈现下降,今年恐将录得3年以来的最差表现。该公司已宣布计划缩减智能手机产品线,还解雇了部分手机高管。

另外,或许更重要的一点是,越来越多的Android手机搭载的是Android的免费开源版本,即没有谷歌的整个自有应用套装的版本,这意味着谷歌不能从这些手机赚钱。据部分机构估计,这类Android手机的市场份额最高达到20%。

面对这一问题,谷歌推出了Android One项目,让手机厂商们能够给新兴市场打造带有谷歌应用套装的100美元低端手机。不过,还不清楚这一行动能否奏效。

总的来说,谷歌和苹果之间的竞争关系十分复杂,远不是简单的市场份额数据可以道清的;各自的智能手机平台也都面临着重大的挑战。



发表我的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必填项